Chelsea Ciao

小松菜奈这张太好看了
又随意又自然 还精致
好看的女孩人人都爱啊 女孩本孩也爱啊🙈

我发现我这个人总是喜欢在大团圆的时刻low。很奇怪。上次倾巢出动是跨年,那天我low到来乐乎发泄情绪。今天我又来了。依然是五个人的聚会,依然疯狂吃喝疯狂摆拍,但我为什么不开心。

大概是因为依然是特殊的那一个。依然是妆容不够精致、照相不够好看,拍照也不够多的那一个。依然是中间、但也没有对嘴的那一个。依然声音不够洪亮,不够嗨皮social的那一个。当然了,今天没有那天那么low,但我的处境似乎比那天更不好了些。D和R关系渐密,L和P一直坐一起。

关于爱情到没有什么。可能是因为终于有了一次,不再是尴尬的母胎单身,对于“宁缺毋滥”也就能说的更有底气。拜托,不是老子找不着,是老子不想找。
有几个人来来去去,发现一个人也不错。前不久是神奇的脱单季,小树林人多的扎不下脚,也有一大票人哭天抢地渴望脱单,我都很无感。完全当笑谈。倒不是我对爱情失去了信心什么的,就是...不怎么迫切。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渴望脱单,连带着“脱单”这个词都让我觉得更加庸俗,脱单,不是恋爱,是脱单,脱离单身。更多的是从自身角度出发,而不是因为彼此。

我现在的爱情态度就是,不迫切,但如果他来了,也不拒绝。是啊,谁不想有一个健康的,甜蜜的关系。我一般什么时候觉得想要男朋友,想分享喜欢的歌的时候,想吃好吃的的时候,天气好想跟人一起走走的时候,想激吻的时候。但一段健康的关系可遇不可求,前车之鉴还不够惨痛吗。最重要的还是做自己。还是把自己活的更好更美更完全。

没有那么low了。还是读书学习学东西让人更踏实。“感到一切在变好”大概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感受了吧。

“越来越好”,什么时候能用这四个字做个签呐。

2017 Fall.

雾里看花没有发生任何事。

"I have something for you. Come here"

就这样吧。
结束吧。

马上就上大二了
Unbelievable
今天站在暮色四合的房间里,突然感到一阵恐慌。大一的暑假就这样结束了。我还是那个我。在家过规律的生活,规律的无所事事,规律的长胖。
美国之行好像已经过去了很久,但其实就是这个月。甚至前两天我还没倒过来时差。
时间就是这么快。
突然明白了“输了你,赢了全世界又如何”这句非非的话。有再多的追求者,再多的赞美和示好,偏偏他看不见你的好,依然不快乐。不确定的东西最吸引人。可一切都是不确定的,感情是不确定的,爱情是不确定的,有时候也会感到疲惫。
我其实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。想要曹通吗。他远远不够,他做的,远远不够。我真的爱他吗。还是这种自我洗脑,让我在时隔两个多月快三个月了,还是这么想念他。他到底什么好,他的什么吸引我至此让我念念不忘。我跟他在一起的那些顾虑和面具,我又会真的脱掉吗,我还有机会脱掉吗。
也觉得一句话可能有点对。一见钟情比日久生情靠谱点。this is us里 消防员说他第一次遇见他妻子的早晨,是他一生中最美好的早晨。他们追尾,她走出车门,他本来以为他会破口大骂,然后他看到她,
他说出口的是“Can I take you to a cup of coffee."
我原来对“一见钟情”十分之怀疑。一见钟情多半是见色起意。也可能是我没有对谁一见钟情过,所以从未体会过,那种浪漫的,仿佛命中注定的感受。那种感受一定很奇妙,像圣诞节的清晨一样美。“周杰伦把爱情比作龙卷风很有道理,因为很多人,比如我,一辈子没见过龙卷风。”多可悲,有些人终其一生都没有过爱情。我不知道我有没有过。我原来怀疑一见钟情,也对对我一见钟情的人表示怀疑。我看到自己抱着胳膊数落对方:你都不了解我,凭什么喜欢我,你喜欢我什么?
我也会要求男友说一二三他喜欢我的地方。虽然说“爱情没有理由”,但硬要说,也是能够说出来的。爱是可感的,可表达的,可传递,可共通。
我忽略了一点,一见钟了你的外表和气质,再钟了你的内在和三观,这情就差不多成真了。要说那消防员老婆长的也不是多好看,还有点小胖,可他就是一眼相中了她。可能是命中注定吧。我没有经历过,不代表它不存在。

大二的寒假大概要干些什么呢,建模,香港项目,回西安实习。
建模要学很多东西,本来是这个暑假任务,没有完成。
还有的看书也没有看,练琴也没有练,健身房也没有健。回到学校,又要面对课程,数字,半旧的课本,没有整理的法语,还有烂逼的球技。还有上涨的体重。还有脸上的痘。

所以感到恐慌。焦虑就是这么来的。因为不做事,因为该干的事情没有完成,所以焦虑。行动是打败焦虑的唯一办法。这句话,从高中陪我到大学,第一晚和曹通聊天的时候我就说了这句。其实大家都一样,当代大学生,谁没点破事,这话啥时候说都会引来共鸣。

似乎人生中的每一个假期都是这样。没有一次例外。只要放假在家,就一事无成。收拾书包清空桌兜的时候雄心壮志,收拾行李大包小包去高铁站的时候满脑子计划,在自己床上醒来的第一个早晨(中午)自动清零。又在回程的前几天,回来。变得焦虑,恐慌,挫败。

在北京逗留的时候想的,计算机二级,法语,就这俩,起码该做一做吧。还有推送,一篇都没写就申号,还发出来,你好意思不。

多说无益,只是不想漠视这次的回顾和想法。还有陈粒,这两天听她的歌,歌词还有点意思。想摘抄一下。
回去以后,看看从我爸暑假上翻倒出来的书,就第一本,别挑了。写写歌词。十一点多洗脸刷牙,然后睡觉。
明天开始收拾行李。作别故乡,下一次见一定要是更好的自己。

阿米尔汗的眼睛足够深邃,印度女儿浓密的黑发和睫毛足够美丽。但这都不是重点。“至少你们不用14岁就出嫁,从此过锅碗瓢盆相夫教子的生活,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。至少他在为你们的未来考虑。你们的爸爸把你们当他的孩子。”

原来女孩儿也可以在泥坑里和男孩子摔跤,也可以把他摔的满地找牙;原来女孩儿也可以有自己的精神世界,有自己的梦想,而不是依附他人;原来女孩儿也可以有为国争光的权利。

爸爸曾经强制剪掉她的头发,她绝望的哭泣,多年后她望着镜子里的自己,自己操刀剪掉留长的头发,剪掉放纵和浮躁,又做回那个勤奋的,自律的,自信的吉塔。

吉塔打电话给父亲的那一段实在感人。“对不起爸爸”,只说了这一句话,一家四口在电话的两端各自哽噎。阿米尔汗的眼睛啊,那双蓄满泪水的眼睛,一个父亲的眼睛,一个前摔跤选手的眼睛。心疼他的孩子,遗憾他的孩子,恨恨他的孩子,包容他的孩子。为了女儿能摔跤,为了为印度拿到金牌,骄傲专执的父亲俯首流泪,恳求体育局的当权者。他此生的泪估计都流给摔跤了吧。幸好,最后一次,是守得云开见月明的眼泪,带着幸福和骄傲。他也终于说出那句话,那句他一直想说,女儿也一直在等的那句话,

“你是我的骄傲。”

爱上她时她是个光彩夺目的上流社会少女,扶着楼梯步入舞池中央。再次爱上她时她在破败农村里的修道院里给孤儿们弹钢琴。但是人,通常没有几次失去再重来的机会。

你总怕别人会走

不要怕

做你自己就好